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河大建築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四方快遞電話】

河南大學,那些時光深處的建築

【新聞作者:趙慎珠  來自: 《河南日報》2019年3月22日第11版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2019年2月14日,一場瑞雪翩然而至,雪花輕舞飛揚,尤其讓人感受到河南大學大禮堂的恬靜,南大門的巍峨,雪松的從容。漫步在河大古色古香的百年校園,如同開啓一場時空交錯的穿越之旅,一幢幢厚重的典雅建築,串聯起了歷史與現實,東方與西方,古典與現代。

一所氤氲着濃郁書香的大學,紮根在開封這座幽靜的古城裏,大師燦若星辰,學子紛至沓來,百年薪火相傳,他們在此種桃種李種春風,流風餘韻,至今不絕。

◎百年肇始6號樓

6號樓

100多年前,八國聯軍侵佔北京,清王朝將全國的科舉考試由北京移到河南貢院,河南大學的這片土地,見證了中國1000多年科舉制度的終結。

20世紀初,西風東漸,辛亥革命曙光在前,古老的中國孕育着一場新舊嬗變。1912年,在河南貢院的舊址上,創辦了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,它與當時的清華學校(清華大學前身)、南洋公學(西安交通大學、上海交通大學前身)一起,成為當時中國的三大留學生基地。

彼時,清風愛撫着預校校門,摩挲着校長林伯襄查夜的馬燈。到處是刻苦讀書的身影,有的同學用香火灼燒手指來提神,有的自備燭燈,跑到貢院簡陋的考棚裏刻苦學習。

1919年,具有開創意義的教學中心建成並投入使用,它耗時4年,歷經林伯襄、丁德合、李敬齋三位校長,被稱為6號樓。

“以教育致國家於富強,以科學開發民智。”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,是中原大地第一個派遣留學生的橋樑與窗口,具有強烈的開放圖強與融通中西文化的意識,這不僅體現在選派教師出國留學、引進外籍教師和外文原版教材上,還體現在了校園建築上。

6號樓中間4層,兩翼3層,6根愛奧尼柱頭式巨柱貫通二、三兩層,柱頭左右各有一個秀逸纖巧的渦卷。6號樓頂部、牆體對稱佈局,中間高,兩側低,頗具中國傳統建築風格,而其平面佈局、柱式、門窗楣飾、花瓶形欄杆、窗套等,又為西式建築手法,中西合璧,穩重優雅,折射出河南大學建校之初的創新之光。

從破舊陰暗的號房、低矮簡易的平房,搬進寬敞明亮的大教室,師生們歡呼雀躍,學習熱情空前高漲,校園裏到處書聲琅琅,開封市民戲稱:“留美學校處處蛙”。

站在青灰色的6號樓前,似乎能感受到百年前莘莘學子愛國的熱情,他們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,表達愛我中華、抵制外辱的決心。

各種思潮、各派學説在6號樓碰撞交鋒,眾多人物從這裏粉墨登場,師生們為五四運動吶喊,為五卅慘案怒吼,為抗日救亡宣傳……

河南大學校史館館長王學春講述,1925年7月,中共北方區委總負責人李大釗,應邀來講學。時值盛夏,穿一身白色長衫的李大釗,穩步登上6號樓三樓,從演講廳左側門走向講台,發表《大英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》的演講。在這裏,他播下了馬克思主義的火種。

◎大師青睞7號樓

7號樓

1922年,馮玉祥任河南督軍,力主創辦大學,撥出專款作為籌備基金,同年底,在預校基礎上創辦中州大學,設立8個系9個專業,開啓了坎坷的征程。

500畝校園是一張白紙,等待着最美的圖畫。坐在6號樓東南側的辦公室裏,校務主任李敬齋激動不已,他是知名的建築專家,留學美國密歇根大學,學習建築工程,與楊廷寶、梁思成等人一樣,他們就是要學成後報效國家。僅僅一個月,設計草圖就奠定了校園的藍圖,打造出河南大學近代建築羣的基本框架。

學校規劃繼承古代書院的基本佈局,形成主體建築居中、前門後堂、左右齋房的規劃思想,所有建築用地均有統一編號,路東為雙號,路西為單號,整個建築羣由中軸線串聯溝通。

1921年至1926年,6棟東齋房和2棟西齋房相繼建成,作為學生宿舍。齋房4人一室,每人一桌一椅,一個書櫃,與又窄又矮的貢院舊房有了天壤之別。

如今,綠樹叢中的東西十二齋房,如同琴鍵一般,在河南大學明倫校區南大門至大禮堂軸線兩側井然排列。齋房屋面為橫三道屋脊,屋面四周有城垛式的女兒牆相圍,每個齋房入口,設有仿古式垂花門罩,兩個垂柱之間,雕刻着形態各異的30塊木雕花板,花板上或是梅蘭竹菊,或是珍禽奇獸,讓素淨的齋房透露出了玲瓏俊秀。

齋房垂花門罩

輕輕推開齋房的一扇門,迎面是經濟學家羅章龍曾經的宿舍。羅章龍在河南大學任教期間,完成數百萬字的《中國產業史》《中國國民經濟史》,被譽為“中國經濟史之佳構”。1936年4月,張學良來到齋房,祕密會晤羅章龍。羅章龍在《回憶片段——西安事變前與張學良的接觸》中提到,張學良走後,兩人多次設計磋商,初步擬定出一個改變時局的建議和實行方案。

齋房

順着齋房望去,中軸線西側的中部,7號樓色彩明麗,高大醒目。整棟樓平面呈“Ⅱ”字形,樓高三層,主入口處在樓中部東側,3個出入口均有歇山捲棚屋頂式灰瓦門廊,四角紅漆圓形木柱支撐,鼓形柱礎,門廊屋頂下有木製透雕漏花掛落和雀替,輕巧通透,雅緻明快。樓四周設西式木質門窗,玻璃窗上有西式摺疊式遮陽裝置,窗間扶壁是80根塔什干式柱,貫穿二、三層,直通檐下。青磚砌牆的7號樓,立面層次豐富,華麗典雅。1936年,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婦見到7號樓時,大加讚賞。

河南大學土木建築學院教授張義忠説,1921年建成的7號樓,以西方古典柱式裝飾牆面,中國的屋頂、門廊與西方的柱式、基座相融合,別具匠心,有強烈的時代特色,是中西建築藝術密切結合的精品。

7號樓氣樓

陽光正好,精雕細刻的高大木窗下,温柔出一片斑駁的光影,進入樓內,踏着厚厚的木地板,不覺放輕了腳步,好像看到了胡適、梁漱溟、梁思成、范文瀾、董作賓等大師往來的身影。

1929年秋,安陽殷墟遺址第三次發掘結束後,北京大學代理校長、33歲的傅斯年,在7號樓作了數場專題演講,時常是連講2個多小時都毫無倦色,感染了每一位學子。台下聽講的尹達、石璋如、許敬參3位同學,很快加入到了殷墟漫長髮掘的隊伍中。後來,尹達被考古界稱為“結合考古實物資料運用馬克思主義來研究中國古代史的第一人”,1955年擔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教學部學部委員;石璋如被譽為中國考古學泰斗,殷墟發掘的“活檔案”。

曾經就讀於經濟學系的鄧拓,3年發表10篇近10萬字的社科論文,完成了國內具有開拓性的著作《中國救荒史》。他還擔任開封抗日民族先鋒隊總隊長,帶領進步學生開展各種愛國抗日活動。1937年6月,鄧拓剛剛在7號樓參加完畢業考試,就在大樓北門被藍衣社特務祕密抓走。不到一個月,鄧拓被保釋出獄,8月,懷揣着河南大學的畢業證書,奔赴到了華北抗日戰場。

追求學術獨立與投身革命洪流,團結救國與刻苦讀書,如同一頁紙的兩面,濃墨重彩寫滿了河南大學的百年。

◎大禮堂風雨滄桑


大禮堂

時代風雲變幻,教育順勢而為。1930年,河南中山大學改名為河南大學,設立文、理、法、農、醫五大學院,初具綜合性大學規模,校園建設也在緊鑼密鼓中推進。

1934年12月,在校園南北中軸線和東西中軸線的交匯點上,一座佔地3932平方米、總建築面積4513平方米的規模宏大的大禮堂建成。大禮堂設計精美,質量之高國內罕見,其雄偉,在當時全國高校中首屈一指。

大禮堂分上下兩層,設樓梯6座,觀眾席3000多個,南立面正中,設3個雙扇平開大門,入口外立面兩側,設置4組8根愛奧尼巨柱。東、西、北有直通室外的疏散出入口,均為四柱捲棚歇山頂門廊,各面景色不同。據説,建成之初被評為“亞洲十大建築”。

大禮堂耗時3年,花費20多萬銀元,落成典禮盛況空前,學校放假2天,在大禮堂和操場舉行遊藝活動。時任代理校長的杜俊鼓勵學生“此偉大建築,此我們求學之利器,我們當利用此堂,奮勉深造,為國家做棟樑,為社會造幸福。”

張義忠説,整座建築分為門廳、觀眾廳、舞台三部分,沿南北中軸線佈置,音質良好,採光充分,通風順暢。大禮堂是中西建築集合的典範,在建設中採用了許多西方新技術、新材料,同時輔以中式大屋頂、斗拱飛檐等傳統精華,疊檐飛閣,雕樑畫棟,既有西洋建築的高大、堅固,又有傳統中國建築的俊秀、規制。建設者選用27米豪式英國進口鋼屋架,八柱一梁支撐鋼屋架和樓板重量,水泥加固地基,這在當時的條件下,具有較大的突破性。建成後的大禮堂,經歷過5次5級以上地震,始終堅固如初。

歷經80多年風雨洗禮,大禮堂依舊氣宇軒昂,一磚一瓦都見證着河南大學篳路藍縷的艱辛。有人説,河大的一縷魂魄,就在大禮堂的身軀上,河大的一條根基,就埋在大禮堂的基地裏。

雅靜的大禮堂空曠而深邃,環繞着它的內部,悄然走遍了每一個角落,半個世紀前的歡愉,彷彿觸手可及。

1936年夏,河南大學接收南遷的東北大學師生,500餘名學生晚上睡在大禮堂,白天和河大學生一起學習,安穩書桌和温暖牀榻有了可置之地。

1937年9月,冼星海率領上海救亡演劇二隊來到河南大學,與“怒吼歌詠隊”聯手,在大禮堂唱起抗日救亡的激昂悲歌。馬可從大禮堂起步,走上了革命音樂救亡之路。

1945年抗戰勝利,輾轉流亡8年的河大學子重回開封,校園滿地荊棘,看到巍峨的大禮堂時,他們百感交集,潸然淚下。

   ◎南大門銘記校訓

一座四柱三開間的牌樓式建築,在古城開封的平靜街道上,吸引着人們關注的目光,它是河南大學明倫校區雄偉壯麗的南大門。

南大門中間部分屋頂高出,形成重檐之勢,四角翹起,上置套獸,採用磚木和混凝土混合結構,古樸典雅之中不失威嚴。同時,國畫、彩繪、浮雕、木雕、磚雕有機排列在建築之上,特別是木雕,圖案精美,刀工精細,栩栩如生。1936年10月,南大門落成,河南大學“明德新民,止於至善”的校訓,用柳體金字鐫刻在大門內側的門楣之上,讓師生時刻銘記於心。

由一個個單體構成的近代建築羣完美呈現,成為學子無法磨滅的神聖印跡,2006年,近代建築羣入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南大門

英國首相丘吉爾説過:“先是人創造了建築,建築反過來創造人。”著名學者、開封籍作家魯樞元回憶,12歲時,他牽着羊上了城牆,一轉身,從半空中俯瞰到了河大校園: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宮殿,飛樑畫棟,綠樹環抱;一排又一排別緻的洋樓,鮮花遍地,曲徑通幽;一些青年男女在散步、交談、讀書、打球。他立刻湧出一個強烈的願望:“我要上大學。”求學期間,魯樞元最樂於在7號樓上看書,春天隔着花窗看槐花,似雪吹落一地,秋天伏案細聽雨打梧桐,淅瀝有聲,不由得就進入一種“唐詩宋詞”的境界。

著名畫家、清華大學教授王宏劍的孩提時代,最愛在大禮堂外捉迷藏,喜歡踩着老式木地板,聽咚咚的響聲,也愛數房頂上的獸頭和屋檐下的廊柱。他説,晚上回家,扭頭看見晚霞中的大禮堂,突然會被它的巍峨與美麗驚呆了。他讚歎河南大學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神聖感,頗有“廟堂之氣”,中西合璧的建築,成為最生動的美學課堂。

著名學者,河南大學博士生導師王立羣,是1978年走進河南大學校園的,他稱自己“瞬間被打動了”,內心交織衝撞着一個聲音:“我要的就是這份古樸!”千年鐵塔、滄桑城牆是她的外表,波瀾不驚的鐵塔湖水是她的內在氣質,氣勢莊嚴的牌樓式大門,小巧別緻的東十齋,穩重大氣的大禮堂是她深厚底藴的外化。在河大讀書時,王立羣品讀着掩映於翠綠中的建築,品味着歷史的厚重和文學的絢美,“河南大學註定成了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”

大學之大,不在城大,不在樓高,不在喧囂,在於大師,在於文化,在於底藴。2008年,河南大學進入省部共建高校行列,2017年,河南大學入選“雙一流”建設高校。

2017年,位於鄭州市龍子湖校區的河南大學南校門,按照1∶1.3的比例複製了明倫校區南大門。河南大學黨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、文化傳承與創新研究中心主任王明欽説,不事浮華與嚴謹樸實,百折不撓與自強不息,構成了河大人的精神氣質,百年校訓和文化積澱融入了新的發展中。

清晨,當河南大學開啓古老的校門時,師生們穿行於新老校區,如同鳥兒飛翔林間,他們有千年古城牆為東圍牆,千年鐵塔為鄰,滿眼是充滿神韻的古老建築;入夜,清風乍起,有塔鈴聲聲掠過夢鄉……這育人的殿堂,怎能不吸引學子的眷戀和嚮往!

(本版圖片由河南大學文化傳承與創新研究中心提供)

錄入時間:2021-06-04[打印此文]【四方快遞電話】[關閉窗口]